FF子博:健康有益的蔬菜类
wb @自我满足w

到处爬墙
十分感谢大家的留言和喜欢!!!
我很少回复只是因为我真的是语早死…。
存储仓
|・ω・`)(欢迎约稿
*禁止商用
请不要把图用在奇怪的地方,谢谢

┊es┊light①

◆凛绪,有其它cp混杂在里面
◇真绪弱视(视力近乎失明)设定
◆成年人设定
◇请不要太认真想作者的文笔到底有多烂()
◆可以接受的话,十分感谢你的阅读







┈┈┈┈┈┈┈


“真绪君,真的不考虑出台演出吗?”
一如既往地录完着次的需要的音,在交接下次的曲谱时,工作人员突然跟我提到了这个。
虽然也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问题,但是果然感觉还是不太好。
“嗯…我没有在人面前唱过歌,在观众面前,那种明明有很多人你却完全感知不到的感受…我唱不出来啊。”


我看不见,虽然不是完全失明,但也只有在光线充足的地方才能模糊的看到一些。


“真是可惜呢…真绪君长得很帅喔,如果上台的话一定会很受欢迎的呢,销量也会更高呢!”
“那还真是可惜呢,销量要靠你们自己提高啦,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也该告辞了。”既然已经拿到了工作的资料了,那我也没有必要呆在这里了。老实说我对于自己的样子也没有什么自信,毕竟靠着别人不知道是怜悯还是客套的话语来判断一个我自己都看不见的东西确实有点为难。
“啊好的,请慢走,要我送你下去吗?”
“不用的,谢谢你。”



出了社会之后我就搬出家里了,虽然眼睛的问题家里也反对过,不过我自己也是可以照顾自己的,还有份录音的活可以养活自己,在签这家事务所之前广播广告,书籍之类也录过,但后来固定了之后就只唱歌了,虽然说是唱歌,但也只是唱一些短歌,而且小众。不过对于我来说,这份工作时间不长而且要求也不高,工资足够我现在生活的开销,我也没什么好挑剔的。


「——🎼」音乐是唯一无时无刻陪伴这我的东西。



“我回来了。”
“喵~”
“kuro有好好看门吗?”
把东西放到鞋架上,刚蹲下换鞋肩膀就一沉,软软的还暖暖的。
“喵~”
“好啦好啦,不要蹭了,现在给你做吃的。”
自从某次在家里发现它跟在身后之后,无论赶走多少次都会在家里再次听到它的声音,所以就这样养下去了。
趁着现在正午的阳光,把食物准备好,把屋子打扫了一下,衣物整理好,把猫粮弄好。拿着播放机去阳台,放进了下次要录的盘,跟kuro在阳台玩了一下,在阳台上晒太阳真的是太舒适了,让人昏昏欲睡的。
“这次的曲子…好像比之前的还要沉闷?”


——🎼


“不过事务所还真是宠这个作曲呢…难道是很厉害的人?这么任性的曲子还随意我发挥…”
不过这样的小众短歌也能卖得不错,也证明这个作曲真的很厉害吧。
这位作的曲子虽然风格都很不一样,但是,总能让人安静下来的旋律…
像黑暗一样……。



“喵~~~~喵”
脸上传来一阵湿意。
“啊…啊我睡着了吗,嗯…现在几点…”
从沙发爬起来,把播音机停下,慢慢去摸在桌上的时钟


「——下午六点整」


“呜哇已经六点了吗,kuro我出去一下”
摸到门把,不需要带什么就这样直接出门了,只是要到公寓下面的咖啡厅。


因为一次意外而认识了那家店的店主之一,救了差点摔下楼梯的我,虽然之后还没来得及道谢就被对方骂了一顿
「真是的!看不见就不要走那么快啊,这里昨晚刚刚开始修的,真是怎么没人放障碍啊!」
「你没事吧,要去本大爷的店坐一下吗?」


就是这样认识了,虽然一开始觉得不像好人但确实大神君是个温柔的人呢,对着陌生人也这么担心。


虽然确实很晚了,但咖啡厅是晚上才开门的,也有想过其实这家店不是对外开放的吧这样。



「叮——」


“喔呀,衣更这么早就来了吗?”伴随着杯子碰撞的声音,应该是在清洁吧。
“打扰了朔间桑~”这家店的另外一位店主,朔间零,有些时候他们也不是两个人都会在的。
“大神桑今天没来吗?”摸着坐在了靠门的座位上,看不到也能从舒适度感受到这家店的用品质量很高。


“汪口在里面准备呢,应该快好了~”
“混蛋吸血鬼你又在叫我什么!!!”
大神桑好像出来了的样子,他们的相处模式总让人好像误入了什么欧式戏剧一样。


“喔,衣更你来了啊,我去拿给你,今天我尝试做了点变化,放到盒子里去了。嗯?阿凛你怎么——呜唔????”


“大神桑…?”感觉好像被捂住嘴巴一样。


“喔喔衣更君不用担心,汪口只是呛到了而已~”
语速快到很难让人不在意
“……嗯…这里还有人吗…?那位…阿凛…桑?”


怀疑过大神桑是在叫狗的名字,不过他们很少把宠物带到店里来。


空气沉默了一阵,然后那位出声了,一个没有听过的声音。


“…我叫朔间凛月。”


“啊啊,你好我是衣更真绪。这个时间我没有想到会有别人在刚才要是有冒犯的地方真的是十分抱歉!”


…只有店里钟摆晃动的声音
是不是要土下座比较好?


“唔…”
“唔!真是到底在搞什么啊?!”
大神桑的声音解救了这个尴尬的气氛,我可是完全不知道现在发生了什么。


“我帮你拿上去吧衣更”
“我来。”
又是那个声音。
“阿凛你到——呜”
……大神桑好像又被拉住了。
“呃…那个其实我也可以自己…”


这个气氛真的是太诡异了,我想我应该快点离开才对。
“我帮你。”虽然是很松散的语调,但去听出了不容拒绝的口气。


只好答应了…
“谢谢…嗯…朔间君?”
“叫凛月就可以了。”似乎不喜欢别人这样叫的样子。
“谢谢,凛月君。”无奈地笑了一下,为什么气氛那么奇怪啊???



————————————————
“要我扶你吗?”


“啊我自己一个人也可以的,谢谢”

……并没有什么话题可以说啊,对凛月君也完全不熟悉。
“啊嗯凛月君跟朔间桑是什么…”
“他是我的兄者而已。我,现在25岁,单身住在——公寓。不说清楚你也很为难吧?”
“啊谢谢体谅,那我不报上的话很失礼了啊,我今年24岁,也是单身一人喔加一只猫住在这里。”
“不用对我说敬语了,ma…真绪家养猫吗?”
“嗯虽然是自己跑来的就这样养着了,是只黑猫呢。”
“唉~我也是黑色的喔,只不过我是吸血鬼不是猫呢~会咬开皮肤吸你的血喔~🎶”
“呜哇那还真是可怕啊,我可是对尖锐的东西很没办法啊,所以请不要咬我~”
“那么真绪要献上碳酸汽水的话我也是可以考虑放过你的~”


没有想到凛月是这么健谈的一个人,而且还很会开玩笑,不知不觉就谈开了。
“凛月跟你哥哥很像呢。”
已经走到门口了,凛月却突然没了声音。
“凛月…?”


“才不像呢…”他用很轻微的声音,像是在生气一样
“我一直都是孤独一人在黑暗中。”


黑暗中
唉?
“啊啊,一直没想到”我摸到电灯的开关,因为不常用所以也没有想到这件事
“现在不是在黑暗中了吧”
我面向大概是凛月所处的方向,等着他的打趣。
却没有我想象中的回应

“噗嗤”
“…是啊,好亮啊,我都睁不开眼睛了。”


“进来坐坐吗?”
“…今天就不了,我先回去了。”
“那下次见,凛月”
“嗯,下次见。”

————————————————


“…阿凛一会儿回来打死你也不要来找我。”


店里与其说是咖啡厅不如是更接近酒吧,有吧台也有一个演唱台,灯饰和乐器看上去就价格不菲,这种设计完全是私人的设计风格。
晃牙正在准备今晚的晚餐,完全没有搭救自己恋人的想法。


“呜呜~汪口真是过分啊,欺负老人家可是要遭报应的喔~”
“…这话你对阿凛说去。”
“呜——吾辈
砰——


“阿凛不要破坏这里的东西。每次收拾都是本大爷啊!”
“……尽量”凛月黑着脸,但好歹也回应了,大概也是挺开心的吧,晃牙想。
“一会儿羽风和阿多会来,不要搞得太过啊。”
“…嗯。”
“晃牙你怎么可以对吾辈这样弃之不顾呢,凛月你要听哥哥解释…”


——不可描述——
总算结束了家暴的朔间兄弟坐下来好好谈话了。
“呜呜,吾辈也是最近才想起来衣更君的事情嘛”
“…为什么非要我自己找上门才告诉我。”


“凛月啊,就算你知道了又能怎样呢。那个孩子跟你都有各自的生活,他也未必还记得你。我不认为,你们可以走得很远。”


「叻——啷」凛月把杯子摔在地上。


“兄者你不会明白的吧,把我从黑暗中拉出来的人是他,这次,就让我把他带到阳光底下吧。”
在离开之前还瞪了零一眼。


“下次再说这样的话杯子就是砸在你脸上了。”
“好过分啊凛月~”

——砰————


“…真是就不能好好说说吗,你这个弟控。”
晃牙重新倒了杯水,放在零面前,自己坐在了旁边。


“如果没有人推一把,凛月可不会前进的,今天应该连衣更君的屋子都不敢进吧。最害怕的人其实是他自己啊,这次只好让吾辈来为心爱的弟弟当这个坏人了~”
“…你这家伙”
“好了~晃牙不来安慰我一下吗?”
“走开!本大爷可是很忙的!”
“就一晚上~?”
“…唔”


————————————————————



“唉,凛月?”
“又见面了呢,真绪~”


今天在事务所遇见了凛月,而且还被告知我之后的事务由凛月交接。
“凛月是从事音乐相关的工作的…?”
“是喔,这份工作是兄者介绍给你的吧,真绪的声音引起了我的注意,那次去找兄者其实也是想找你的。”


凛月拉着我的手一边在解释,走去餐区的露天地区。
今天天气很好,阳光也很舒服,整个人不禁放松了下来。


“热可可可以吗?”凛月已经从柜台回来了,模糊地看到我面前有一个人拿着东西。
“谢谢”


“凛月真的是黑色的呢,但是皮肤白得反光啊,难不成是少爷之类的~”
凛月好像捂着嘴笑了。
“对喔~我的照顾可是很稀有的啊,ま~くん要好好珍惜喔🎶”
“真是光荣啊~”接过凛月递过来的可可,被阳光晒得都想要睡觉了。

「——🎼」


耳边转来了音乐,是凛月放的?
“这是…?”
手上多了一本本子,
“我想让ま~くん唱一下这首歌。”


“现在?”突然有点紧张,我从来没有在人前唱过歌。
“不行吗…?”情绪低落的声音
“我,我试试!”现在阳光不错,光线也充足,并不是一片黑暗。
可以的。
不想让他失望。


“按你自己的想法去唱就可以了。”
“我在这里陪着你。”


我现在也不是孤独一人。







“——————🎼”
这首歌,跟之前的气氛都不一样。
“好温暖啊。”


“这样更适合ま~くん的感觉,嗯还有些地方需要调整一下。”


虽然曲子风格完全不一样,但跟之前的是同一个作曲吧,总有这种感觉。


“这个…跟之前的是同一个人的曲子吧?”
纸笔摩擦的声音停了下来,凛月停顿了一下


“明明曲风这么不一样?”
“虽然合作时间不长,但我也是听了他好多曲子的,有种这样的感觉。”


“你讨厌他吗?”
“不不不,我很喜欢啊,他的曲子总能让人安静下来呢,虽然这次的风格也很赞,但之前我也很喜欢。”


“他知道一定会高兴,你喜欢的话。”
凛月好像十分开心。





continue.

┈┈┈┈
说可能你们也不相信。这是群里的生活三十题,题目是吵喳的人群。
怎么会根据题目写出了这个我也不是很明白()

要是立场改变的他们的话,我当初是这么想的()

评论(10)
热度(84)

© 满足❀ | Powered by LOFTER